黄璐琦院士:偶像是李时珍 疗效就是中医药的生

2020-04-09 11:12       网络整理

  疗效就是中医药的生命力

  专访院士黄璐琦

  4月8日一大早,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璐琦打开电视,收看实时报道武汉解封的新闻。“想起我们大年初一刚到的时候,路上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我真的很想留下来,留下来见证这一时刻,见证解封,见证复苏,见证武汉人的雀跃心情。”4月7日晚上回到北京的黄璐琦说。

  黄璐琦1968年生于江西婺源,27岁获北京大学医学部(原北京医科大学)博士学位,31岁任博士生导师,38岁成为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47岁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主要从事中药资源学和分子生药学研究,在栝楼属植物方面的研究(抗癌、抗艾滋病方面)领先于国际水平。

  “我选择解封之前4小时回到北京,一个人把事情做好了,就应该往后站。”黄璐琦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

  一踏上“战场”,我们就都变得勇敢无畏起来

  问:赶赴武汉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黄璐琦:我是主动要求前往武汉的,当时根本没时间多想。救治患者,是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责任,也是检验我们党员初心使命的时候。只有在第一线,亲自看到疫情的真实情况,发现一线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才能让中医药在抗疫中发挥更好的救治作用。我们来了,就可以与西医并肩作战,同台合作。

  问:当时家里人担心吗?

  黄璐琦:担心是肯定的。我母亲今年84岁了,是江西婺源当地的中医,得知我到武汉,很担心我的健康安全。我姐姐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他是您的儿子,也是人民的医生,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职责必须要这样做,怎么可以逃避呢?多多理解他,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也是父母的宝贝孩子,他们更危险更辛苦。只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早日战胜这个病魔,平安回来,还世界一个安宁。”这是姐姐宽慰母亲的话,也道出了我的心声。

  问:还记得刚到武汉时的情形吗?

  黄璐琦:1月25日,也就是大年初一,我带着主要由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广安门医院临床医护人员组成的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从北京出发,乘高铁赶往武汉。出发那天,正巧是医疗队队员陈盈盈的29岁生日。没有提前准备礼物,大家在高铁上送了她一个口罩,祝福她能够平安凯旋。抵达前,坦率地说医疗队员还是有些担心、害怕,但到达武汉后,看到街头空旷无人,来往的只有疾驰的救护车,那时我们就知道,已经踏上了“战场”,大家就都变得勇敢无畏起来,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问:到武汉后遇到过哪些困难和挑战?

  黄璐琦:到了之后,我们首批国家中医医疗队整建制接管了金银潭医院的一个独立病区,重点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压力还是很大的。金银潭医院是一家三级传染病专科医院,西医医院的工作理念、流程方法等与中医医院有一些差异,对中西医如何结合、中医药如何发挥作用等需要深入沟通。同时,金银潭医院中药使用量少,中药十分缺乏,也没有中药处方信息系统,这为中医药深度参与带来了重重困难。在中西医并重、中西药并用的政策指导下,医疗队与金银潭医院配合协作,新增中药处方信息系统、加大药品保障,迅速投入战斗,有效发挥了中医药作用。

  问:返京后团队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黄璐琦: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目前疫情防控已取得了阶段性重要成效。4月8日零时起,武汉解除了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我们医疗队也已经全部返京,正在进行隔离休养。工作主要是总结在武汉救治的经验,为全球疫情防治和中医药“走出去”准备方案,另一方面就是有序恢复日常工作。

  临床能治好疾病才是真功夫

  问:刚到武汉的时候,您对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信心吗?

  黄璐琦:作为一名中医药人,我们深信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瑰宝。出发前,我了解到有一位康复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就是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愈的,这让我们更加坚信中医药可以在新冠肺炎防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途中我一直在想,作为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院长,自己带领医疗队来武汉的使命是什么?一个是治病救人,另一个就是要发挥并证明中医药的优势和特色。如果能形成一个核心方,并且把核心方研发成专治新冠肺炎的中药新药,这是中医药的幸事、国家的幸事、人民的幸事。

  到达武汉后,我们边救治、边总结、边研究。接管的病区2月3日第一批8名患者集体出院,我们树立了信心。2月19日我们决心实现接管病区零死亡,最后也做到了,我们的信心不言而喻。

  问:这个中医药新药找到了吗?

  黄璐琦:在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我提到了化湿败毒颗粒。这是我国首个完全具有知识产权的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新药。

相关推荐